蛤蛤蛤蛤

荷华公子:

2014年巴西世界杯淘汰赛,德国对法国,赛前合影。

“Say No To Racism”

【ALL罗】更衣室(PWP)

黑猫队长:

NP,依旧重度OOC,请先看雷点说明,自行避雷


9Q字,自割腿肉的日子真是难过qwq


这一发还没撸完的时候哈妹就租借走了,也是心塞


不知道邋遢和票哥的CP该叫什么就没有打tag


大家好像不怎么喜欢NP的样子?想要评论qwq


http://wx3.sinaimg.cn/mw690/9e705d53ly1fhga5prqn2j20c87xqwoh.jpg



【GGAD】国王

心心念念谢王爷:

国家领袖谈情说爱系列。


 


背景:巫师界领袖格林德沃x梵蒂冈教皇邓布利多——我只是迷恋写两位国家领袖之间的旷世柏拉图,为此已经欧欧西得找不到北了。纽特和阿莉安娜客串。7000字清水HE。CP可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推荐配乐:Never Be Like You - Flume/Kai


 


--


 


KINGS


 


1.


贝安加·美地奇已经很久没出席过这么盛大的宴会了,自从…哦,自从文艺复兴结束。但她不能表现出来。有哪位淑女愿意暴露自己的年龄呢?女巫仰起脸,透过蕾丝的假面望向金碧辉煌的礼堂。穹顶的壁画在动。天使们围着金色的水晶灯嬉笑。独角兽穿梭于伊甸的树影。一位衣着华美的少妇正坐在泉水边上拨动竖琴。她身上的油彩胜过娇艳的春露,朦胧的笑靥好似莫奈的雨荷。维也纳真美。你能在她身上找到一切欧洲崇尚的品格。就像曾经辉煌的翡冷翠。


“所以,哪个是他?”


“和我哥哥聊天的那个。”


“哪位是你哥哥呢?”


“雅努斯。”


贝安加隐藏在弗洛拉的面具背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那么他一定是马尔斯了。”


她身边的红发女孩咯咯笑了起来,“我敢说他更为骁勇。”


“确实。”贝安加贴到她的耳侧,拨开那些瀑布般流动的火海,“但我敢说,那不过是带着战神面具的伽倪墨得斯拙劣的伪装。”红发女孩从假面后探出一双水蓝的眼睛,“你是说他…你怎么知道?”


“岁月给你智慧,我的爱。”贝安加牵住女孩的手,“走吧。我们的罗马安全了。”


“真的?”


“看看你的四周。”她挽起女孩的胳膊,目不斜视地穿过层层叠叠的华服,“第一帝国在炫耀她的国力,空前绝后不是么?”


“这和罗马有什么关系?”


她们已经来到金殿的门廊前,贝安加回过头,望了一眼狂欢的诸神,“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阿莉安娜。现在你该去睡觉了,在被你哥哥发现之前。”


 


2.


阿不思有点醉了。


他需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施个解酒咒——他不能冒险在欧洲权贵面前暴露自己的巫师身份——不是在新罗马如此脆弱的时候。不过首先他得摆脱那个不厌其烦地把他介绍给各路名门的第一帝国领导人。


“你有没有兴趣…”


“不,盖勒特,我没有。”


阿不思放下面具,疲倦地捏着鼻梁。他得感谢盟国领袖同意了假面舞会的点子,以免第一帝国的皇亲国戚们看到他用眉宇筑起的山峰。他实在不能理解格林德沃对社交和舆论的狂热——巫师帝国的领袖似乎随时随地准备搞个大新闻。阿不思截然相反。他几乎不怎么与公众见面。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他不与公众见面。随便外界和他的同僚怎么批判他的高高在上、不食烟火。他是神的代言人。自然要像星辰一样高不可攀。他的高姿态恰恰是第一帝国主动伸出橄榄枝的原因。而不是靠他把自己的脸印在陶瓷盘子上,卖五欧一个,或者二十欧一个。


难以得到,才是他的价值最好的证明。


难以得到,得到后才让人倍感珍惜。难以得到,才让人渴望,让人追寻,让人奋不顾身。获得的过程是那么艰难,布满了荆棘和苦难,才让那些不肯付出的人望而却步,让那些虔诚的殉道者脱颖而出。就像朝圣之路。就像神的祝福。


教宗庇护十三世的外交是高于世俗的。


因为信仰必须高于世俗。


 


3.


格林德沃手一挥,音乐和人声被隔绝在玻璃门外。维也纳的凛冬寒意逼人,能生生把宿醉的人冻醒。阿不思长舒了一口气,背靠露台的雕花栏杆,摆弄着手里精致的面具。格林德沃走了过去,和他一起靠在栏杆上。


“有那么无聊吗?”


“就像一桌后文艺复兴式的晚宴...”阿不思撇了一下嘴,“但是没加盐。”


“你真难取悦。我以为这至少比收拾一个卖鱼的留下的烂摊子,再向一个放羊的忏悔有趣些。”


阿不思转过身来看着他。


“怎么了?”


“你的礼服还合身?”


“要不要我转一圈给你看?”


格林德沃说着真转了一圈。阿不思被逗笑了,但他立刻按住了太阳穴,“酒精对我真不友好。”他抬手在前额画了个十字。无声咒。现在好多了。教宗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我需要两个军团,分别驻扎在米兰和佛罗伦萨。被任命的上校必须皈依天主教。我会授予他们枢机的职衔。他们的家人我会安置在罗马。”


这个话题转换的速度…?


格林德沃看了他一会,然后用白话文陈述了他的要求,“你要我的军团进驻你的国土,拿上校的家人做人质。”


“这是另一种陈述的方式。”阿不思微笑着说,“我不太擅长外交辞令,好在你比我更糟。”


格林德沃又看了他一会,“六个月。而且你不能强迫他们受洗。”


“我不能允许异教徒在新罗马驻军。”


“你可以。”格林德沃干脆地说,“你是教宗。”


阿不思惊奇地望着他,似乎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对。”微笑又回到了他脸上,“所以我不允许异教徒在新罗马驻军——他们必须皈依天主教,我会授予他们枢机的职衔。任务结束后他们有权辞职,回归故里。六个月。”


格林德沃点了点头,“...伏地魔还可以走水路。”


“好在我水里的朋友比陆地上的多。”阿不思说着前倾身体,用那双水晶般的蓝眼睛朝着男人笑,“不过…这只是个假设,如果他一意孤行,碰巧踏入你的领海,你不会坐视不管吧?”


他笑起来像妖精一样好看。


“或许我会。”格林德沃不怀好意地拈起妖精的下巴,“这要看你开什么价码了。”


“你不会失望的。”阿不思朝宴会厅的方向轻轻一瞥,“说曹操,曹操到。”


玻璃门咔哒一声开了。


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走了进来。


“恕我冒昧,”弗洛拉假面后的朱唇正朝露台上的两人挑出一道暧昧的弧,“我是不是打搅到二位了?”


“是——”


“不——”


阿不思和格林德沃对视了一眼。


“不,你来得正好,美地奇小姐。”教宗把女人迎了进来,“我有幸向你介绍,第一帝国领袖盖勒特·格林德沃先生。”


“贝安加·美地奇。”女人移开蕾丝假面,优雅地欠了欠身,“很荣幸见到您,陛下。”她抬起头——古铜色的肌肤,深褐色的眼睛,还有高贵到傲慢的笑容。一个标准的意大利美人。


哦,棒极了。


格林德沃在心里哼了一声。


他已经忘了主动提起政治联姻的那个是自己。


“美地奇小姐,久仰大名。”


“久仰?”贝安加瞥了阿不思一眼,“圣父对我的评价如何呢,陛下?”


“人们对蒙拉丽莎的评价如何呢?”


“所以是‘敝扫自珍’喽?”


格林德沃勾起嘴角,“你是意大利的瑰宝。”


“新罗马。”贝安加面不改色地纠正。


政治正确的女人。看来这才是阿不思喜欢的类型?聪明又听话的小猫。


“美地奇小姐是做什么的?”


“圣父没和您说起?”贝安加莞尔一笑,“我是个女巫。我能把一枚金币变成两枚。”


“了不起。”格林德沃扬起眉毛,“你会炼金术?”


“您可以这么叫它。”女人精明的褐色眼睛轻轻一眨,“不过在美地奇家,我们叫它银行学。”


有意思的女人。格林德沃唇边的笑容扩大了。


“那么,你们继续聊?我去拿杯喝的。”阿不思边说边向门口走,“哦,对了,格林德沃先生,”他在玻璃门前回眸一笑,“我静候你的佳音。”


 


4.


兵贵神速。


阿不思用早餐时看到了格林德沃留下的批文。


果然第一帝国领袖也拒绝不了控股了瑞士银行的家族的诱惑——越是军事实力强劲的国家越需要雄厚的财政支持。格林德沃和美地奇是天作之合。梵蒂冈和维也纳也各取所需。阿不思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太机智了。他在早餐时奖励了自己一块萨赫蛋糕。之后把两个军团的调遣工作指派给教务大臣斯克林杰,打发他先回了梵蒂冈,他自己则准备在维也纳小住几日…


当然是名义上的。


当天下午,他就幻影移形去了威尼斯。如果伏地魔真的选择走水路,他必须在沿岸埋下眼线,以便及时通知海里的盟友。一切顺利得就如上帝之手在背后推动。就在阿不思这么想着的时候,‘上帝之手’把他推到了一条岔路上…


“阿莉安娜!你怎么和盖勒特在一起?”


“我的上帝,哥哥!你怎么在威尼斯?”


“你怎么在威尼斯?你为什么和这个男的在一起?”


‘这个男的’嘴角一抽。


“我想格林德沃先生一定想来温暖的地方避寒,碰巧遇到了阿莉安娜小姐。”这是教皇内侍纽特·斯卡曼德做出的猜测。猜测。斯卡曼德神父在心里说。猜测是一种假设,他和上帝小声解释,所以不算撒谎。


阿莉安娜自然地挽住了格林德沃的胳膊,“格林德沃先生说想来威尼斯看看,但贝安加姐姐一早就要赶回瑞士,她让我陪领袖先生转转新罗马。”


贝安加????


一早????


这信息量...


阿不思震惊地看着她,“你去了维也纳?”


“嗯。”


“你去维也纳干什么?”


“参加舞会啊。”


“你有邀请函?”


“阿布福斯说你多了一份,他又不想来。”


我的上帝。阿不思皱起眉头,“安娜,我想你应该…”


但阿莉安娜攥紧了格林德沃的胳膊。


阿不思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或许我可以陪格林德沃先生四处转转。”纽特立刻主动请缨——任何能让教宗不再用那种恐怖的眼神瞪着盟国领袖的转机,任何——万能的主,您虔诚的仆人纽特·斯卡曼德向您祈祷…


“感谢你的邀请,斯卡曼德先生,可惜我得狠心地拒绝了。”格林德沃宠溺地望着身边的女孩。阿莉安娜火红的卷发流动在威尼斯白亮的阳光下,胜过水城千万道瑰丽的河流。


“你瞧,我只喜欢红头发、蓝眼睛的美人。”格林德沃摊了一下手。挽着他的阿莉安娜顽皮地笑了——她的笑容和她哥哥如出一辙。


阿不思突然向前迈了一步。


阿莉安娜吓得呲溜一下躲到了格林德沃身后。长长的红发扫过男人的肩,像夕阳下的海浪。格林德沃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比打赢了一场圣战还得意。他尽力了。但实在忍不住。祈祷是没用了。站在教宗身后的纽特默默地想。他决定付诸行动,但阿不思比他快了一步——


“我陪你转威尼斯。”


教宗大人朗声说。


“圣父,我们还要…”


阿不思抬起一只手打断了纽特。


“我陪格林德沃先生转威尼斯,纽特,你和阿莉安娜…去执行我交给你的任务。”


“任务?”阿莉安娜立刻从格林德沃身后冒了出来,“什么任务?”


“重大机密。”阿不思一板一眼地说。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信封。阿不思的手在女孩眼前晃了晃,阿莉安娜看着信的样子就像盯着毛线球的猫。


“梵蒂冈的未来都肩负其上。我能信任你么,小公主?”


阿莉安娜立刻点了点头。


“那快去吧。”阿不思把信封交给了她,“晚上向我汇报。”


“是,圣父。”阿莉安娜执起他的手感激地一吻,然后拉起纽特噗地一声移形走了。格林德沃笑看着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圣座,“你派他们干什么去了?”


“一点小事。”阿不思把手背在身后,大步流星地甩开了他,但格林德沃凭借着天生的长腿三两步就赶了上来,“让我猜猜,你的跟班正陪小公主在艾曼纽二世回廊的橱窗里挑裙子?”


阿不思瞥了他一眼。


“不。”他缓缓地说,“他们正为新罗马的东海沿岸布眼线,以便我们及时掌握伏地魔的动向——这本该是我的职责,拜你所赐只能交给安娜了。”格林德沃惊讶地望着他。阿不思悠然地笑了,昂起他漂亮的下巴,“你以为她只是个小姑娘?别小看一个邓布利多。”


“我从未质疑你和你妹妹的魔法天赋。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地…年轻。”


阿不思没说话。


“事实上,以她的魔法天赋,留在罗马帝国实在太屈才了。她应该去一个可以随心所欲使用魔法的国度生活。她在那里才能一展宏图…”


“不。”阿不思生硬地打断了他,“她不会离开罗马。我尊敬你,盖勒特,也欣赏你。那不代表我会与你分享我的一切。”


“恕我冒昧,好像是我在与你分享我的军队?”


“是的。接下来将是我的回馈。”


阿不思停下脚步。


威尼斯的冬日很静。


河水拍击着河岸,沙沙地响。


“我将第一次在圣彼得广场进行祷告。届时罗马会万人空巷——所有人都想一睹他们神秘的教宗的尊容。这将是一场轰动世界的演说。我会在我的祷告里巧妙地宣称你的巫师帝国不仅不会威胁到麻瓜社会的存亡,还会将整个人类社会推向新的高度。我会说你们的能力是上帝给予人类宝贵的馈赠,也是他给予人类的考验,不仅是给予那些被赋予了能力的人,也是给予那些没有被赋予能力的人。因为拥有它的人不该滥用它,不该将它用在任何违背上帝旨意的地方,他对他们的考验就在于此。而没有它的人不该因此敌视和畏惧他们的同胞,因为上帝同等地爱他们,他对他们的考验就在于此。我会与你分享新罗马的名誉,她的权威,她的势力。我会与你分享她独一无二的武器——信仰。我将用它调整世界运转的方向,让你和你的人民不被恶意的利刃所伤。我会用我的计划一劳永逸地帮你安抚整个麻瓜社会。这就是我能给你的回馈。至于美地奇,那只是道前菜。”


教宗蓝色的眼睛在盛大的阳光里无声地消融。就像一场剔透的梦。一片云彩挪了过来。阿不思的眼睛在阴影里显得更加锐利。


“我是一流的政治家,盖勒特,不是二流、三流的,是一流的。所以不要再质疑我的能力。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诫你。此外,我还要告诫你一件事,以便我们的同盟关系能长久地保持。”


他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比他的眼神更冷淡。


他在生气。太可爱了。格林德沃无声地想。


“你——离我的妹妹——远一点。”


阿不思一字一顿地说。


格林德沃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年轻的教宗,忽然笑了。阿不思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双面神,雅努斯…”格林德沃笑着伸出右手,“和我订立一个牢不可破咒吧,圣父。你遵守你的承诺。我遵守我的。你意下如何?”


“不能更好。”阿不思冷淡地握了握他的手。


“不过,”格林德沃话锋一转,“你要答应我,暂时别做那个演讲。”


阿不思皱起眉毛。


“现在时机未到。等我们消灭共同的敌人之后再议不迟。我不希望这个世界对巫师存在任何误解。”


“世界总会误解那些与众不同人。你要学着宽恕他们。”


“我尽力而为。”格林德沃眼底飞快闪过了某种情绪,但在阿不思能进一步探究之前烟消云散了。


“让我们做个简单的约定…”


“简单可以。但你离我妹妹远一点。”


“阿不思,我对你妹妹没兴趣。”


“你的意思是她配不上你?”


“我的上帝!”


格林德沃忍无可忍。


“阿不思,我唯一感兴趣的——”


教宗水蓝色的眼睛笔直地望着他。格林德沃能透过它们望穿威尼斯的白昼。他的眼睛真动人。


“...是我的国家。”格林德沃补完了自己的话,“还有我的人民。”


也许神真的存在。他无声地想。


人类创造不出这样的眼睛。


“我知道。”阿不思像个兄弟那样拍了拍他的肩,“我理解你,盖勒特。”


不,你不理解。但有一天你会的,阿不思。


有一天你会。


“我们需要一个见证人。”


“那太容易了。”


格林德沃肩上一紧。


 


5.


噗地一声。


他们站在了圣马可大教堂空旷的广场上。周围的鸽子吓得四散而逃。阿不思朝不远处的一男一女挥了挥手——是纽特和阿莉安娜。他们正在喂鸽子。红发少女拍掉手里的面包屑,欢快地跑了过来。


“你不是派给了他们一项艰巨的任务么?”


“而他们正在不遗余力地完成。”阿不思接住了扑到自己怀里的女孩,“给格林德沃先生展示一下。”阿莉安娜做了个鬼脸。片刻后,他们被铺天盖地的振翅声包围了。成群的鸽子聚集到圣马可大教堂顶端,黑压压的一片。女孩眨了眨眼睛,鸽群飞快地散开了。


“你说的眼线是指这些鸟?”


“别小看它们。它们能追踪伏地魔使用魔法的踪迹。而我们的小魔头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格林德沃赞叹地扬起眉毛,“怎么做到的?”


“我只能说他的魔杖和我有点渊源。”阿不思神秘地一笑,“不说这个了,安娜,叫纽特过来吧,我们需要他帮个忙。”


“我不行吗?”


“你当然可以,小公主。”阿不思捏了捏少女小巧的鼻尖,“你可以拿出你的魔杖,放在我和格林德沃先生手上。”


阿莉安娜照做了。


“我先来。”格林德沃胸有成竹地说,“在上帝的见证下,我,盖勒特·格林德沃,接受你,阿不思·邓布利多,作为我神聖的同盟。从今以后,无论境遇是好是坏,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我都支持你,拥护你,与你同甘共苦,同舟共济,直到誓言解除的那一天,或者死亡将我们分离。我向上帝起誓,你拥有我绝对的忠诚。”


一条耀眼的火舌从阿莉安娜魔杖尖端喷出,像一根烧红的金属丝缠绕在两人交握的手上。邓布利多兄妹圆睁着他们水盈盈的蓝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格林德沃。这誓词他们是不是在哪听…


“该你了。”格林德沃云淡风轻地说。


阿不思看上去有点别扭,他清了清嗓子,“嗯…在…上帝的见证下,我,阿不思·邓布利多,接受你,盖勒特·格林德沃,作为我神聖的同盟。从今以后,无论境遇是好是坏,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我都支持你,拥护你,与你同甘共苦,同舟共济,直到誓言解除的那一天,或者死亡将我们分离。我向上帝起誓,你拥有我绝对的忠诚。”


又一条火舌迸射出来,和第一条紧紧缠绕在一起,汇成了一条炽热的细链子。宣誓的两个人一起看向他们的见证人。


“呃…嗯…”阿莉安娜脸红了,“你…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不。”阿不思哭笑不得,“是:我宣布誓约即刻生效。”


“我宣布誓约即刻生效。”


交缠的金属丝消失了。他们放开了彼此的手。


阿莉安娜忽然拉住阿不思,“你会改变你的姓吗?不会搬到维也纳去吧?”阿不思疑惑地看着他。阿莉安娜焦虑地摇了摇他的胳膊,“你…你不会还要做贝安加姐姐做的事吧?”


阿不思一头雾水,“做什么?”


阿莉安娜趴到了他耳朵边上。格林德沃饶有兴致地看着教宗的脸白了一下,接着变得绯红。


阿不思把妹妹从耳朵边上拉开了,“阿莉安娜,首先我得说,你这种行为是非常不礼貌的。以后不许这么做。”女孩张口辩解,被阿不思用一个眼神停住了,“以后不许这么做。”


“是,圣父。”阿莉安娜乖巧地眨了眨眼睛,“我以后不会那么做了。”


“嗯。而且…”他尴尬地停了一下,“…而且你不用担心,我是神父,已经和上帝结了婚。”阿不思晃了晃手上的渔人权戒,“瞧,这就是我的结婚戒指。”


阿莉安娜不太放心地看了格林德沃一眼。


“他没骗你。”男人轻声说,“他只属于上帝,还有你。”


“太好了。”阿莉安娜突然扑到了格林德沃怀里,捧住他的脸吻了一下,“谢谢你保护我哥哥,盖勒特。”不等阿不思把她抓下来她就跑开了,伴随着铜铃般远去的笑声。


“她是个天使。”


“她是。”阿不思苦笑了一下,“她永远只能做个天使了,拜这个世界的恶意所赐。所以我必须改变世界运转的方向。让人间变成她的天堂。”


他转过脸来,“你会帮我的,对么?”


格林德沃没说话,只是执起他的手,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E.N.D


 


--




后记:《红与白》同款人设。这个小系列的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但其实我真正想写的是...


 


In the name of God, I, Gellert Grindelwald, take thee, Albus Dumbledore, to be my wedded husband,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 part, according to God's holy ordinance; and thereto I pledge thee my faith to you.


 


#黑魔王不说我爱你,笑#